josie-xi

放在心肝内 总有一天

竟然突然看开了。

一个神奇。

2.11 被神眷顾的一天

忽然意识到自己一直处于一个陷阱里。

知道不聪明,但却出不来。

算是想明白了,没啥可被记住的,能活过这一遭就算完。

归根结底,谁都能原谅了,唯独原谅不了我自己。

希望有一天可以说:

我依然充满好奇,学习依然让我快乐。

我曾经跌下,但那也不能将我怎样。

突然想起小时候我爸接我放学

好像不管摩托车上有没有别人

他都让我坐在他的前面。

我爸开车一直很稳,没有出过什么事。

现在想来,会认为是由于他谨慎细致的个性

总会让他在路上更安全一些。

而在那个时候

坐在爸爸双手窝成的小小怀抱里

谁能认为会出什么事呢。

人生是不是真的这么难啊...

或许是的

却也是在这种认定中

渐渐获得不放弃自己的能力

从前有一年和附近儿童圈的大姐大闹掰了。某天晚上,战火一触而发。大姐大动员其他儿童孤立了我。

或许当时年纪小,有小小受伤,却还燃着斗志。这场闹剧的终场,是我和一帮儿童......拔河。拔河对象,是那天晚上无意出现在儿童群中的大姐姐。她叫王雨丛。

想来奇怪,没有人在当时咨询过王雨丛的意见。所有儿童只是在叫嚣着,谁赢了谁就和王雨丛好。也许王雨丛在心里暗暗想,鬼要和你们好嘞!没人知道。

这场争斗对我们来说都很重要。他们赢了,那就是完胜,而且赢得了附近最有份量的一位朋友。我赢了,那很难不扬眉吐气吧?

好,那就这么来了。

然后......我赢了。

那时候的王雨丛,可能就是按着现在的我发展的。我一直冲着她说:“你看你看!我一个人拔赢了他们这么多人诶!”“我也太厉害了吧!”......王雨丛就慈祥地看着我,微笑。

直到她终于受不了我的嘚瑟,说:“傻瓜,你不知道当时我在往你这边偏吗?”当时的我,的确有愣住片刻。

后来我和王雨丛名正言顺地成了好朋友。我几乎每天跑到她家的面馆里。那家面馆里弥漫的味道我一直记得,也没有在别的面馆里闻到过。虽然我一直没有吃过他们家的面。再后来,我又从她那学来了扑克的一百种玩法。

直到我上了学,也慢慢搬离了那一带。我和王雨丛连告别也没有过,就这么失散了。我那时不知道,分开,是再也不见的意思。

稍许长大了的某一天,我倒坐在我妈的自行车后座上。我好像远远地看到了王雨丛和她的妈妈。那个女孩也遥望着我,扯了扯她妈妈的衣袖,轻轻说着什么。她们一同看着我。而我还停留在惊愕中,来不及说出什么。自行车带着我慢慢离远,她们也消失在了我的视线中。

又或许我那天看到的人,根本不是王雨丛。可我希望她是。这表明我们,在分别了那么些年以后,至少还能在人群中认出对方。

我很想念王雨丛。她可能是人生中第一个让我感知到偏爱的人。

『儿子,从现在开始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

『可是我已经不能再随心所欲了,妈』

[嫉妒的化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