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ie-xi

放在心肝内 总有一天

变得容易共情

我是真的很想你

昨晚做了一夜的梦,梦得什么已经忘了,但是好开心啊。久违的开心。

“我们谁也不能在地上学习飞,都要在飞翔的时候学会飞翔,在上路之后学会奔跑和前行。在爱里,学习爱。”

就是忍耐,细细碎碎的忍耐

25


25岁了。再无心故弄玄虚,只盼能说句明白话。

先说个段子。最近关注了一个恋爱博主。17岁的女孩子管男朋友叫张张。两天前发现这男孩子也是七月的这天生日。同样是25岁这天生日的张姓青年,不禁抹了一把眼泪。

哈哈哈哈哈,好烂。希望能和一个温柔内心善良聪明不想结婚的人谈个恋爱呀。生日的时候可以贪心一点,嘻嘻。

大多时候挣扎苦痛的部分不会真的说出来,所以如果说了一次,其实心里可能已经连根都坏了。如果问我 会哭的孩子有奶喝,你信么?我是真的觉得那又怎么样呢?

不敢和谁说我早就对这个世界失去了念想,我是说真正意义上的念想。只剩下谈恋爱这件事,指望能稍稍挽救一下我。但想到这里,有些不忍。

大部分时候是个面瘫,但这阵子脸会不由自主地要扯起一个笑来,神经系统没有和我商量。也挺好的,通常我脸上露出笑来就是真的开心。情绪的周期泛滥到了我的脸上。感恩。就是有点担心表情纹。

临近年中的时候,喜欢的一个女生小团体散伙了。据说问题出在里面一个我曾经很喜欢的女孩子身上。不知道故事到底如何。只是她说过的几个故事一直深深刻在我心里,难免有些遗憾。

“你知不知道为什么不管怎样我都把你当作朋友?不是因为你的聪明幽默才华天真,是因为你当年得知本来没在认真交往的前女友得了癌症以后立刻飞回来娶了她帮她治病。因为这件事,你应该会在我眼中永远闪闪发光下去。”

“X被人背后打了一拳,要找那人对质。我说他背后挠了一下跑掉,你干嘛要正面回应?他说,I know, but that's not how I fight. 然后我噎住,看到他身上宛若有光,一下子想起为什么他情商这么低还是一直把他当朋友。”

这两个故事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直印象很深。可能是特别狮子座。

毅然为你取义的时刻,你激情昂扬笑着和我分析利弊,其实是有些伤感的。但不怪谁。

这一年最后几个月花大力气做了没想过会做成的工作。明白一些信心是很容易获得的,只要持续作出实践。但快乐容易失效,或许血清素水平真的不高。

和这个地方相爱相杀这么多年,终于要离开。渐渐觉得我们可能真的更适合做远远怀念的旧情人。那些起起落落扑腾的日子是真的心力交瘁,拥有过的光亮瞬间也是真的感念。

虽然时常希望一切能尽早结束,但这个世界偶尔也是会有一些小小羽毛和雪花落在我的枝桠上,让人叹叹气又忍不住说,好吧好吧,再挺过这一夜。一夜大雪,厚重积雪里,竟然也能积聚起一点暖意来。

想想你是在雪地里捱过了一整夜的人。

PS:女团里的另一人说“如果一个人和他所写出来的文章是一样的,那这个世界就简单多了。”




“年轻人不该虚度光阴”  刘若川

坐公交到半路下车,买一个煎饼果子边走边吃。问老大爷,这次好像少了五毛。他说是不是没加生菜?反应过来哦对对对。接过煎饼真诚地说一声谢谢。一篇篇公众号,有时候觉得被代表了,有时候觉得太烦了,别来代表我。过马路的时候总是差一点被两轮车擦到。生活终于在某个时候指明了成形的你。

如果这种往复不如人意,有的人生孩子,有的人逃离。但是不管动用哪一样武器,都在一开始就指向了败局。

不要滑下去。

不要滑下去。

刚才看到一个博主描写她和爱人的日常生活,突然想到:

或许我妈才是真的一直不为钱财,不求回报地爱着我爸。而我爸也真的不给她什么回应。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我妈应该是不喜欢这样的生活的。但归根结底这也只是我以为的应该。

我常常觉得我爸表现出来的性格让我不喜欢,但这是我自己应该去面对的功课,我不能要求我妈为我怎样做。

或许事实就是我妈是个傻女人。不过,求仁得仁。事实还是,可能只是当初那个信誓旦旦的我,被打败了。